•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离你还差一个筋斗云!因为你认为讨饭也是劳动,偷懒也要动脑筋…… 2019-07-13
  • 广州一公司涉嫌非法倾倒污泥被生态环境部通报 2019-07-13
  • 日本央行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 2019-07-02
  • 希望在线教育公益平台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案例奖 2019-06-23
  • 2018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俄罗斯队获胜 2019-06-23
  • 灵璧县:构建诉调对接新模式 2019-06-21
  • 亚冠-恒大2-2战平权健 高拉特双响帕托建功恒大遭淘汰 2019-06-21
  • Limelight少女团 理科女的舞蹈 2019-06-18
  • 世界杯禁止咬人真的是雷人规则吗? 2019-06-16
  • 中国婴儿奶粉创新崛起与转型升级高峰论坛嘉宾 2019-06-13
  • 解析汽车空调异味漏氟根源 维护需注意这些方面 2019-06-13
  • 国信安全宁夏中心揭牌运营 宁夏网络安全迎来哪些利好? 2019-06-10
  • 首页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06
  • 网友诉公交车“冒黑烟”上路 当地:立刻检测维修 2019-06-05
  • 国元集团举办2018年度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 2019-06-04
  • 2019-03-17 09:04:13

    阿瑞斯海并不是海,而是方圆1125万平方公里的一片开阔平原,在这么大面积里寻找一个不在地图上标记的定居点一定犹如大海捞针。但刘浪通过坐标来到据点附近,才发现这个地点其实并不难找,它的入口是一个巨大飞船发动机的喷口,这个喷口虽然只有半截露出地面,但高度足以顶天立地,从远处看仿佛一座几百米高的黑色小山,故步自封的火星政府从不进行地质发现的尝试,否则这种非自然物体早就应该被发现了。

    从露出地面的部分看这艘飞船的材料并不属于人造物,更像是某种岩石,远看是黑色,近看更像是邪恶的绿色与污秽的黄色所混合的颜色,刘浪凝望着喷口深渊一般的黑暗,觉得这地方邪气逼人,很难想象会有人住在这里面。

    刘浪往里走了1公里多,从脚下的质地看还在喷口里面,而照射进来的光线渐渐微弱,这埋在地下的部分该是怎样一个庞然大物。末日骑士经过改造的视觉可以适应黑暗的环境,他看到前方有一丝亮光,而且呈现越来越近的状态。

    “不好!是爆矢!”刘浪心里一惊,但随即镇定下来,他必须在预警雷达报警之后才进行规避,因为爆矢是一种带有矢量喷嘴的小火箭,通过视觉锁定和落点预判来锁定目标,如果提前跳起或腾跃,一旦被它计算到落点它会让你避无可避,一般末日骑士会使用喷气背包进行二次机动来进行躲避,但刘浪在沙海里跋涉了许久,能量早已告急,机动不成那就再无周转的余地了。好在爆矢需要一个加速的过程,只要它没有达到极速就还有办法。

    只见光点越来越近,喷口的火焰映红了食指大小的爆矢,刘浪通过弹头上绿色的标记认出这是一枚腐蚀弹,对付灵活的重甲单兵作战单位有奇效,因为腐蚀弹爆炸后会形成一个立体圆的爆炸范围,在这个范围内只要碰触到爆炸抛射出的腐蚀凝胶,任凭多厚的装甲不腐蚀到对穿化学反应是不会停止的,相对于重金属弹头的穿甲爆矢,对有生力量造成痛苦才是它的目的。

    以末日骑士的反应神经来看爆矢在刘浪眼里已经慢了很多,但实际的速度依然很快。

    “看运气了。”

    不知刘浪是给自己打气,还是向发射的人挑衅。只见他动也不动,在爆矢逼近眼前时,刘浪拿捏时机突然一侧,爆矢贴着刘浪的鼻尖划过,弹身上的生产编号都清晰可见。刚飞过刘浪,弹尾的矢量喷嘴微微发生了变化,这是爆矢机动转向的前兆,但刘浪没有给它这个机会,以迅雷之势伸出手去不偏不倚的捏住了弹尾,弹尾部分是没有爆炸物或腐蚀物的,刘浪发力一捏,一枚爆矢就成了哑炮。

    “快?;?!”通讯频道传来最熟悉不过的声音。

    是依芙!

    伊芙身穿着民用户外服和几个身穿沙漠迷彩军用户外战斗服的人出现在喷嘴尽头,旁边的全地形车上还架着一挺爆矢枪,这是火星国民警卫经常的做法。

    火星国民警卫是由原生地球人组成的军队,与其说是武装力量不如说是探险队,负责在定居点外寻找资源及可作为定居点的环境,说他们是矿工或测绘队也没错。虽然并不是所有的原生地球人都是至纯地球教的信徒,但火星人的普遍不信任让国民警卫无法装备重型火力,他们只能把末日骑士才有能力手持的爆矢枪安装在载具上作为重火力不足的补充。从第一次地火战争后火星国民警卫就处在半解散状态,他们的军官也遭到了清洗,司令狄伟上校不知所踪,八成是被圣母院秘密逮捕或者暗杀了。

    刘浪和伊芙很克制的拥抱了一下,还未来得及说下一句话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来打断了叙旧:

    “骑士阁下,请您将武器放在这辆车上,前面还有很长的路,一直带着武器太辛苦您了。”

    这是在很婉转的解除刘浪的武装,刘浪想反正能量也不多了,不如落个轻快,于是很痛快的把家伙事叮叮咣咣的全丢在全地形车上,包括一些普通军人都没见过的特种装备,如果他不说这是武器,也许都不用交出去。不过现在还是先摸清情况再说,而且他有很多话要问伊芙。

    “那个,他呢?”刘浪示意伊芙进行私人通话。

    “他很好,你怎么知道是他而不是她呢?”伊芙开着玩笑,这里应该是她感到安全的地方。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我自然知道,你就是为了他来的。”刘浪看不到伊芙的表情,却能听出来她的声音有些不快。

    “我当然是为了你来的,他……我还不认识。”

    “呵呵呵,那我一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那位国民警卫的军官果然没骗他,刘浪觉得自己有点小人度君子了,因为路途真的很遥远,这是个巨大的所在,他们经过了巨大的发动机仓,钻过能并排走5人加一辆车的输油管道,又来到一片像海一样宽阔的水域边上,刘浪所见都是望不到边的巨大。“海”边已经有一艘船等着他们了,这应该是发动机的冷却水因为飞船倾斜泄露了出来,都聚集在一个巨大的货仓里。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的大,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生物留下的。

    路途还未过半,能量储备已经开始报警,末日骑士的盔甲既是外骨骼也是装甲通过强化后的骨骼挂载在身体上,如果没有了动力,即便是末日骑士也寸步难行。

    “请问你们这里有末日骑士充能的装置吗?”刘浪询问正在开船的军人。

    军人对此非常的重视,马上传话下去:

    “骑士阁下需要充能,你们快想想办法。”

    相对于火星人的轻蔑,原生地球人对末日骑士的尊重还是让刘浪颇感意外。

    不一会两个船员哼哧哼哧的抬来一块能量电池,这种电池能量密度非常高,很小的体积却有着非常大的重量,这一块比伊芙脚大不了多少的电池竟让两个大汉抬的气喘吁吁。

    能量源虽然搞定了,但是如何充电是个问题,几个人折腾了半天始终没有一个结果,不过也让这几个原生地球人过足了近距离摸摸看看末日骑士的瘾,看他们高兴的样子显然可以回去有??纱盗?。

    盔甲开始失能报警,再不充能就不是能不能动的问题了,末日骑士所有的人工器官都要依靠能量运转,如果这一关机可就没有重启的机会了。刘浪觉得情况紧急中带着一点诙谐,如果能源耗尽,他将是第一个高喊着为了那位伟人的至高荣誉,然后被饿死的末日骑士。

    但伊芙显然就没这么轻松了,她前后奔走但也不能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变。最后一位船员对刘浪说:

    “骑士大人,您可以吃东西吗?”

    对呀,末日骑士虽然不用吃东西,但是改造的胃依然能够通过进食有机物来为身体补充能量呀,虽然不能做到反向充能的效果,但最起码不用饿死了。

    几个船员飞快拿出自己的能量块,堆在刘浪面前,刘浪想伸手去接,却发现手已经抬不起来了,再试试脚,脚也不能动了,全身上下能动的只有头部,他心里叫苦,堂堂的末日骑士要靠人喂饭活命了。

    形成“海”的液体的密度明显比水大的多,从水面上看完全是黑黝黝的,仿佛融化的巧克力。这艘东拼西凑的船在这种水里足足航行了一天才终于到达了一个简易港口,港口有两辆全地形车等着,一辆车负责拉陷入昏迷的刘浪,另一辆车负责拉走饿的走不动的船员。伊芙也将口粮匀给了刘浪,自己也饿的眼前发黑,但她一直守在刘浪身边,直到他被车拉走。

    当刘浪醒来后已经是三天之后了,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织物的柔软刺激着他的感官,让他困意阵阵。但他突然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果然,末日骑士的盔甲没有了,露出了原本盔甲下盘结的肌肉和增生的骨骼连接点,刘浪第一次看到自己没穿盔甲的样子,他感到有点羞耻,于是将床单裹住全身,站了起来。

    周围的环境很陌生,既不是火星人那种简约到极致的房间,也不是至纯地球教塞满杂物的风格,这里更像是一个石室,5面都是同样的质地,没有窗户仅出口处挂了一个布帘,可以看得出床是后放在这里的,因为它的风格与这个石室的浑然天成并不搭配。房间并没有什么值得推敲的陈设,于是刘浪掀开布帘来到石室外面。

    石室外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从外面可以看到几乎同样的石室密密麻麻的排放到天花板上,像是某种散热装置,或结构加强结构。石室对面几百米处也是密密麻麻的排列着五边形的结构,和这边正好对称。两排石室中间的空地上搭满帐篷,来来往往的人见到刘浪有的绕开了,有的看着他嬉笑,特别是几个姑娘走出老远还频频回头张望。

    “你醒啦!“一个中年人向着刘浪伸出右手,刘浪不知何意只好报以骑士礼。

    “哎呀,年轻人很精神嘛??!”来人拉过他的手握在手里,上下摇晃着,还不时打量着刘浪的腰下!

    “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是伊芙的声音。

    “狄伟上校,他不是故意的。”

    伊芙和狄伟打着招呼的同时迅速脱下外套挡住刘浪的裆部。

    刘浪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耻骨位置增生出来的外骨骼连接点把罩在腰上的床单支起好大一个帐篷,他赶忙把整个床单都扯掉向狄伟解释道:

    “上校,您别误会,您看!这不是生殖器。”

    周围的少女尖叫着跑开了,而年纪大点的妇女却围上来指指点点。

    伊芙手扶着额头对上校说:

    “上校,我们能换个地方说话吗?“

    上校引着刘浪和伊芙来到他的办公室,他告诉刘浪,以现有的条件无法为末日骑士的外骨骼充能,所以只能请技术军士将外骨骼全部解除,这样最起码刘浪可以靠正常饮食来维持日?;疃?,日后再想办法。

    “以现有的条件,这是最好的方案了,因为你当时已经昏迷了所以就没有征求你的意见。”上校充满歉意的说道。

    “该抱歉的是我才对,让大家受苦了,那几个小伙子怎么样了?”

    刘浪问的是那几个饿晕的船员。

    “哈哈哈,人饿几顿不会死的,吃回来就行了。”

    刘浪听到船员无恙,心里就放宽了许多。

    “对了,去看了孩子吗?”

    “对啊,我还有个孩子!还没呢!”

    “那还不赶快去看,闲聊有的是时间,父子团聚才重要!”

    “父子?我该叫他父亲还是儿子。”刘浪转头问伊芙。

    “你该叫他爹!”伊芙气鼓鼓的一甩头走了,原本垂下来的长发被扎成了一个马尾,在脖子后面一甩一甩的。刘浪觉得伊芙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再也不是那个柔柔弱弱,人善可欺的女孩了,身上多了一种干练和自信的气质。

    “别看了快去?。?!”上校催促道。

    刘浪不紧不慢的跟在伊芙后面,耻骨上的增生凸起依然支着帐篷。

    “一会还是叫他们把护裆给你装上吧,不然你这要坚挺到什么时候?”

    “这是骨骼,他会一直这样坚挺。”

    “我不是在问你!真要被你气死了。”

    刘浪发觉伊芙不但气质变了,说话的方式也变了,火星人说话是直来直去的,而她现在有点拐弯抹角。

    “你想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伊芙在路上问刘浪。

    “孩子还没名字?”

    “你是父亲,取名该取你的姓,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字。”

    “我想想,对了,你那么喜欢地球干脆就叫刘浪地球吧!”

    “地球你个大头鬼,只能把你的姓放前面,不能把你的整个名字放进去。”

    “那叫刘地球?”

    “孩子的名字一般包含着父母对孩子的祝福!刘地球是什么鬼?再想想。”

    “刘球?”

    “算了算了,取名的事情找人问问吧,你的火星脑袋想不出什么好名字。”

    刘浪觉得来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连取名都要这么大费周章,火星人取名自有一套官方的规则,根据每个族裔不同,取父姓,然后在该族裔语言的字库里随机挑选一字为名,他刘浪就是这么来的。现在突然让他这么毫无准备的给一个新生命取名字,他觉得刘浪地球已经很好了。

    相对于石室外的轻松,看孩子的地方可算的上是戒备森严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建筑物也更深邃,如果不是伊芙领着是个很容易迷路的地方。

    “站??!胯下是什么!”卫兵拦住了刘浪,几个机枪塔也在同一时间将枪口瞄准了这边。

    伊芙气的直翻白眼,大吼一声:

    “给他们看?。?!”

    经过层层关卡,再通过一道门就能见到传说中的儿子了,这让刘浪心里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既温暖又紧张,既期待又害怕,他问伊芙:

    “一会见到他我该怎么称呼他。”

    伊芙没好气的回答他:

    “什么怎么称呼他,他是你儿子,你是他爸爸!叫他儿子就行了!”

    “儿子后面加什么称谓呢。儿子先生,还是儿子阁下。”

    “叫儿子殿下?。?!”

    “殿下是称呼皇子的,怎么能用在我儿子身上。”

    “榆木火星人”

    伊芙气的只剩鼻孔出气,并且不再理会刘浪了。

    虽然刘浪是第一眼见到儿子,但他一眼就知道这是他的孩子,因为偌大的房间也没有第二个孩子,他的皮肤像伊芙一样白里散发着血色,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咿咿呀呀,虽然听不懂但刘浪觉得觉得他是想让他去抱他,刘浪试着用手指触碰婴儿的小手,婴儿红嫩的肤色和末日骑士苍白的皮肤对比鲜明,就在刘浪迟疑时,小家伙一把抓住了刘浪的指尖,他感到一股电流从指尖传到心脏,血液中藏着的羁绊就此建立,从此你为子我为父,你敬我爱我,我保你一生平安。

    正当刘浪和他的儿子心电感应时,一名女子前来催促他们离开,虽然不舍但女子安慰过几天就可以带回家看了。

    “他是病了吗?”

    “没有!”回去的路上伊芙显得心事重重。

    “那我们怎么不能现在就带他回去?”

    “他要为圣皇献祭!”

    “什么?!他才那么??!不然我替他去吧!”

    “献祭只能是原生的地球人,圣皇需要最纯净的基因,他不会有事的,只是抽点血罢了,又不是要吃了他。”

    “可他不是我们的孩子吗?怎么能算原生地球人?”

    “他是个例外,本来怀孕中的我在替圣皇献祭,但发现圣皇不但手指有了跳动,停止已久的脑部也有了活动,后来查清这并不是我的原因,而是母亲怀孕血管和神经胎儿都有了连接,是他的血唤醒了圣皇。”

    “可他还那么小……”

    “别担心,圣皇不是坏人,那些以他名义行事的人才是。”

    伊芙拭去眼角的泪水,安慰刘浪。刘浪生平第一次在圣皇和另一个人中间摇摆,他所战胜的所有对手,击败的所有敌人,处决的所有犯人都是以圣皇的名义,甚至他自己就是以圣皇的名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但现在,一边是从小耳濡目染的天神,一边是自己的血脉,把血脉献祭给天神这种事他还是做不到。

    “不行,我要去把他要回来。”

    说罢,刘浪掉头向着刚去的地方飞奔,他能听见伊芙的呼喊,但声音越来越小。

    “刘浪,你要干什么?”

    一个灰袍女子挡在刘浪和婴儿房之间,身后是几个被打倒的卫兵。

    “丽莎修女,我要带走我的儿子。”

    “放肆!你的儿子是属于圣皇的。”

    刘浪听到圣皇的名讳心中又泛起了波澜,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他对圣皇如真神般敬畏。这种敬畏可谓连绵不绝,但此时他却说不出任何冠冕堂皇的演讲,他就是要带走他的儿子。

    “但,我就是要带走他。”

    “那把你的命留下吧!”

    说罢,丽莎双手平展,以右脚为支点,左脚点地,指尖发出的风压扰乱了房间里空气的流动,形成一道道乱流,不知不觉刘浪的腿上、脸上、胸前都多了几道极细的血线。

    “丽莎,停手。”

    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作乱的狂风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丽莎身后的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两位战斗修女,房间中间坐着一位身着金色战甲的老人,战甲光滑古朴,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老人右手按着佩剑,左手抱着的正是刘浪的新生婴儿,他的身后站着一位衣着华丽,容貌美艳的女子。丽莎修女躬身退至一边,举止极尽恭敬,低声喝道:

    “圣皇座前,还不下跪!”

    刘浪看着老人手中的婴儿发呆,被丽莎这一暗喝乖乖的跪在原地,一部分是因为老者骇人听闻的身份,也有几分是迫于丽莎的气势,不过待到跪定再回味丽莎的话语,刘浪惊恐万分,恨不得五体投地,身上颤栗。

    “丽莎你那么凶干什么。”老者慈眉善目,而且眼力似乎不济,于是招呼刘浪靠近说话。

    “你走近点,让我看看。”

    “陛下!此人专门受训杀人,请陛下与他保持三步之距,以便我等随时铲除。”

    丽莎修女向前一步,单膝跪在圣皇的座前。

    “你们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啊,现在的人都是这样说话的吗?还有你们叫我圣皇,我什么时候称的帝。”

    “陛下,我等……”

    “你等、你等、你等!你等等吧,会不会说话了,你等不要分辩了,快快让此人往前两步!”

    刘浪往前两步,双膝跪地身体匍匐。

    “禀陛下,小人……”

    “你这个人搞咩呀!都让你们不要这样说话了还非要这么说话。我刚醒来想吃碗云吞面,你们给我吃的那是什么玩意!还有,我这套衣服你们就真的给我穿了700年?你们就没啥更好的衣服了?”

    刘浪虽然脸朝地趴着,内心却涌起巨大的冲动,此时儿子就在圣皇手中抱着,他只要愿意,丽莎和另外两个修女也未必能在他的速度之前出手阻止,思量中,圣皇逗弄着怀中婴儿的脸蛋,婴儿也似乎对圣皇有着莫大的信任,在老人的怀里咯咯笑着。

    虽然刘浪从不知道该如何逗弄婴儿,也没有见过类似的情景,但直觉上他觉得孩子在圣皇手里并不会受到伤害。

    “圣皇,该用圣餐了。”圣皇身后的美艳女子附身趴在圣皇耳边。

    刘浪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人工心脏本可以靠意志控制跳动的频率,但此时刘浪无法抑制它的狂跳,圣餐,难道这是要吃了他吗?

    “别叫我圣皇,我叫王大力,你们可以叫我王博士,可以叫我博士,或者叫我大力我也不介意,但最好还是叫我王博士,别圣皇圣皇的,听着别扭。”

    “遵命,圣皇陛下。”

    圣皇对身边的人无可奈何了,他神情严肃的转向刘浪:

    你以为我会吃了你儿子对吗?

    刘浪不知如何回答,如果是圣皇让他立时死去,他也绝对不多贪恋一口呼吸,但此时一个初次蒙面的小生命却让他内心如此不能平静,他开始怀疑自己信仰的纯净,但又不能放着儿子不管。

    就在刘浪天人交战时,另一个战斗修女端来一个托盘,刘浪不敢去看托盘的内容,生怕看到里面的器具他会暴起伤人,但现在他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时机,此时4位战斗修女侍奉在圣皇周围,那位美艳女子看上去更是深不可测,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机会了。

    圣皇从托盘中拿出一根棉签,然后在婴儿嘴里刮扫,婴儿因为不适,发出啼哭,小腿乱蹬,小手乱摆,几个战斗修女包括那名美艳女子都面无表情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唯独圣皇一边刮一边还嘟囔着:

    “哦哦哦,宝宝乖,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整个过程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圣皇将沾满婴儿唾液和口腔内膜的棉签含在嘴里,闭着眼睛像是在享受着里面的无尽滋味。刘浪无法理解眼前看到的一切,一半是来自于过去意识形态的碰撞,另一半是因为真的无法理解。

    “这几百年你们是怎么看待我的?”

    圣皇结束了他享受的表情,但棉签还被他饶有趣味的含在嘴里,感觉他比之前还要更矍铄了一点。

    “您是神,创造了火星文明,是所有火星人的圣父。”

    “所以你们就编造了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传说?”

    “这……”刘浪从小就在很浓郁的宗教氛围中长大,对于圣皇他从未怀疑过,但眼前这人却和之前建立起来的影响大相径庭,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也不怪你,神就要有神迹,要有与众不同的神性,一个神要吃喝拉撒是无论如何不能感召他的信徒的。”

    圣皇停顿了一下,撇了撇嘴。

    “我对你们很失望”

    听到这句话,除了已经跪着的刘浪,四位修女和美艳女子齐齐跪下。美艳女子高声说道:

    “触犯天怒,吾等愿已死谢罪。”说完五个人齐刷刷的就要用手刀抹脖子。

    “停?。。。。?!”圣皇大声喝止。

    没想到你们本事变大了,心眼还越来越小了。你们给我把手放下去,别再让我看到你们动不动要死要活的,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是,我等定当恪守圣训。”

    “小兄弟你站起来,我一生都在进行基因研究,却还是没有把女人动不动寻死觅活的毛病改过来,所以我一生未婚,但莫名其妙多了这么多女儿,你就好了是个儿子,来,抱着。

    修女们走后,圣皇王大力和刘浪拉起了家常,他让刘浪把儿子抱着,而他就像个爷爷一样看着刘浪怀里的婴儿。

    “您也有儿子??!皇太子他……”

    “不要提他!”从见面就一直满面春风的圣皇,突然满脸憎恶之色。

    “我看见你,就觉得难过,都是他害了你们。”

    老人目光空灵似乎回到了旧日的时光。

    “还是女儿好啊。”

    今日快三开奖结果吉林:第十二章:圣皇觉醒

    青海快3 www.afjg.net 阿瑞斯海并不是海,而是方圆1125万平方公里的一片开阔平原,在这么大面积里寻找一个不在地图上标记的定居点一定犹如大海捞针。但刘浪通过坐标来到据点附近,才发现这个地点其实并不难找,它的入口是一个巨大飞船发动机的喷口,这个喷口虽然只有半截露出地面,但高度足以顶天立地,从远处看仿佛一座几百米高的黑色小山,故步自封的火星政府从不进行地质发现的尝试,否则这种非自然物体早就应该被发现了。

    从露出地面的部分看这艘飞船的材料并不属于人造物,更像是某种岩石,远看是黑色,近看更像是邪恶的绿色与污秽的黄色所混合的颜色,刘浪凝望着喷口深渊一般的黑暗,觉得这地方邪气逼人,很难想象会有人住在这里面。

    刘浪往里走了1公里多,从脚下的质地看还在喷口里面,而照射进来的光线渐渐微弱,这埋在地下的部分该是怎样一个庞然大物。末日骑士经过改造的视觉可以适应黑暗的环境,他看到前方有一丝亮光,而且呈现越来越近的状态。

    “不好!是爆矢!”刘浪心里一惊,但随即镇定下来,他必须在预警雷达报警之后才进行规避,因为爆矢是一种带有矢量喷嘴的小火箭,通过视觉锁定和落点预判来锁定目标,如果提前跳起或腾跃,一旦被它计算到落点它会让你避无可避,一般末日骑士会使用喷气背包进行二次机动来进行躲避,但刘浪在沙海里跋涉了许久,能量早已告急,机动不成那就再无周转的余地了。好在爆矢需要一个加速的过程,只要它没有达到极速就还有办法。

    只见光点越来越近,喷口的火焰映红了食指大小的爆矢,刘浪通过弹头上绿色的标记认出这是一枚腐蚀弹,对付灵活的重甲单兵作战单位有奇效,因为腐蚀弹爆炸后会形成一个立体圆的爆炸范围,在这个范围内只要碰触到爆炸抛射出的腐蚀凝胶,任凭多厚的装甲不腐蚀到对穿化学反应是不会停止的,相对于重金属弹头的穿甲爆矢,对有生力量造成痛苦才是它的目的。

    以末日骑士的反应神经来看爆矢在刘浪眼里已经慢了很多,但实际的速度依然很快。

    “看运气了。”

    不知刘浪是给自己打气,还是向发射的人挑衅。只见他动也不动,在爆矢逼近眼前时,刘浪拿捏时机突然一侧,爆矢贴着刘浪的鼻尖划过,弹身上的生产编号都清晰可见。刚飞过刘浪,弹尾的矢量喷嘴微微发生了变化,这是爆矢机动转向的前兆,但刘浪没有给它这个机会,以迅雷之势伸出手去不偏不倚的捏住了弹尾,弹尾部分是没有爆炸物或腐蚀物的,刘浪发力一捏,一枚爆矢就成了哑炮。

    “快?;?!”通讯频道传来最熟悉不过的声音。

    是依芙!

    伊芙身穿着民用户外服和几个身穿沙漠迷彩军用户外战斗服的人出现在喷嘴尽头,旁边的全地形车上还架着一挺爆矢枪,这是火星国民警卫经常的做法。

    火星国民警卫是由原生地球人组成的军队,与其说是武装力量不如说是探险队,负责在定居点外寻找资源及可作为定居点的环境,说他们是矿工或测绘队也没错。虽然并不是所有的原生地球人都是至纯地球教的信徒,但火星人的普遍不信任让国民警卫无法装备重型火力,他们只能把末日骑士才有能力手持的爆矢枪安装在载具上作为重火力不足的补充。从第一次地火战争后火星国民警卫就处在半解散状态,他们的军官也遭到了清洗,司令狄伟上校不知所踪,八成是被圣母院秘密逮捕或者暗杀了。

    刘浪和伊芙很克制的拥抱了一下,还未来得及说下一句话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来打断了叙旧:

    “骑士阁下,请您将武器放在这辆车上,前面还有很长的路,一直带着武器太辛苦您了。”

    这是在很婉转的解除刘浪的武装,刘浪想反正能量也不多了,不如落个轻快,于是很痛快的把家伙事叮叮咣咣的全丢在全地形车上,包括一些普通军人都没见过的特种装备,如果他不说这是武器,也许都不用交出去。不过现在还是先摸清情况再说,而且他有很多话要问伊芙。

    “那个,他呢?”刘浪示意伊芙进行私人通话。

    “他很好,你怎么知道是他而不是她呢?”伊芙开着玩笑,这里应该是她感到安全的地方。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我自然知道,你就是为了他来的。”刘浪看不到伊芙的表情,却能听出来她的声音有些不快。

    “我当然是为了你来的,他……我还不认识。”

    “呵呵呵,那我一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那位国民警卫的军官果然没骗他,刘浪觉得自己有点小人度君子了,因为路途真的很遥远,这是个巨大的所在,他们经过了巨大的发动机仓,钻过能并排走5人加一辆车的输油管道,又来到一片像海一样宽阔的水域边上,刘浪所见都是望不到边的巨大。“海”边已经有一艘船等着他们了,这应该是发动机的冷却水因为飞船倾斜泄露了出来,都聚集在一个巨大的货仓里。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的大,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生物留下的。

    路途还未过半,能量储备已经开始报警,末日骑士的盔甲既是外骨骼也是装甲通过强化后的骨骼挂载在身体上,如果没有了动力,即便是末日骑士也寸步难行。

    “请问你们这里有末日骑士充能的装置吗?”刘浪询问正在开船的军人。

    军人对此非常的重视,马上传话下去:

    “骑士阁下需要充能,你们快想想办法。”

    相对于火星人的轻蔑,原生地球人对末日骑士的尊重还是让刘浪颇感意外。

    不一会两个船员哼哧哼哧的抬来一块能量电池,这种电池能量密度非常高,很小的体积却有着非常大的重量,这一块比伊芙脚大不了多少的电池竟让两个大汉抬的气喘吁吁。

    能量源虽然搞定了,但是如何充电是个问题,几个人折腾了半天始终没有一个结果,不过也让这几个原生地球人过足了近距离摸摸看看末日骑士的瘾,看他们高兴的样子显然可以回去有??纱盗?。

    盔甲开始失能报警,再不充能就不是能不能动的问题了,末日骑士所有的人工器官都要依靠能量运转,如果这一关机可就没有重启的机会了。刘浪觉得情况紧急中带着一点诙谐,如果能源耗尽,他将是第一个高喊着为了那位伟人的至高荣誉,然后被饿死的末日骑士。

    但伊芙显然就没这么轻松了,她前后奔走但也不能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变。最后一位船员对刘浪说:

    “骑士大人,您可以吃东西吗?”

    对呀,末日骑士虽然不用吃东西,但是改造的胃依然能够通过进食有机物来为身体补充能量呀,虽然不能做到反向充能的效果,但最起码不用饿死了。

    几个船员飞快拿出自己的能量块,堆在刘浪面前,刘浪想伸手去接,却发现手已经抬不起来了,再试试脚,脚也不能动了,全身上下能动的只有头部,他心里叫苦,堂堂的末日骑士要靠人喂饭活命了。

    形成“海”的液体的密度明显比水大的多,从水面上看完全是黑黝黝的,仿佛融化的巧克力。这艘东拼西凑的船在这种水里足足航行了一天才终于到达了一个简易港口,港口有两辆全地形车等着,一辆车负责拉陷入昏迷的刘浪,另一辆车负责拉走饿的走不动的船员。伊芙也将口粮匀给了刘浪,自己也饿的眼前发黑,但她一直守在刘浪身边,直到他被车拉走。

    当刘浪醒来后已经是三天之后了,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织物的柔软刺激着他的感官,让他困意阵阵。但他突然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果然,末日骑士的盔甲没有了,露出了原本盔甲下盘结的肌肉和增生的骨骼连接点,刘浪第一次看到自己没穿盔甲的样子,他感到有点羞耻,于是将床单裹住全身,站了起来。

    周围的环境很陌生,既不是火星人那种简约到极致的房间,也不是至纯地球教塞满杂物的风格,这里更像是一个石室,5面都是同样的质地,没有窗户仅出口处挂了一个布帘,可以看得出床是后放在这里的,因为它的风格与这个石室的浑然天成并不搭配。房间并没有什么值得推敲的陈设,于是刘浪掀开布帘来到石室外面。

    石室外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从外面可以看到几乎同样的石室密密麻麻的排放到天花板上,像是某种散热装置,或结构加强结构。石室对面几百米处也是密密麻麻的排列着五边形的结构,和这边正好对称。两排石室中间的空地上搭满帐篷,来来往往的人见到刘浪有的绕开了,有的看着他嬉笑,特别是几个姑娘走出老远还频频回头张望。

    “你醒啦!“一个中年人向着刘浪伸出右手,刘浪不知何意只好报以骑士礼。

    “哎呀,年轻人很精神嘛??!”来人拉过他的手握在手里,上下摇晃着,还不时打量着刘浪的腰下!

    “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是伊芙的声音。

    “狄伟上校,他不是故意的。”

    伊芙和狄伟打着招呼的同时迅速脱下外套挡住刘浪的裆部。

    刘浪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耻骨位置增生出来的外骨骼连接点把罩在腰上的床单支起好大一个帐篷,他赶忙把整个床单都扯掉向狄伟解释道:

    “上校,您别误会,您看!这不是生殖器。”

    周围的少女尖叫着跑开了,而年纪大点的妇女却围上来指指点点。

    伊芙手扶着额头对上校说:

    “上校,我们能换个地方说话吗?“

    上校引着刘浪和伊芙来到他的办公室,他告诉刘浪,以现有的条件无法为末日骑士的外骨骼充能,所以只能请技术军士将外骨骼全部解除,这样最起码刘浪可以靠正常饮食来维持日?;疃?,日后再想办法。

    “以现有的条件,这是最好的方案了,因为你当时已经昏迷了所以就没有征求你的意见。”上校充满歉意的说道。

    “该抱歉的是我才对,让大家受苦了,那几个小伙子怎么样了?”

    刘浪问的是那几个饿晕的船员。

    “哈哈哈,人饿几顿不会死的,吃回来就行了。”

    刘浪听到船员无恙,心里就放宽了许多。

    “对了,去看了孩子吗?”

    “对啊,我还有个孩子!还没呢!”

    “那还不赶快去看,闲聊有的是时间,父子团聚才重要!”

    “父子?我该叫他父亲还是儿子。”刘浪转头问伊芙。

    “你该叫他爹!”伊芙气鼓鼓的一甩头走了,原本垂下来的长发被扎成了一个马尾,在脖子后面一甩一甩的。刘浪觉得伊芙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再也不是那个柔柔弱弱,人善可欺的女孩了,身上多了一种干练和自信的气质。

    “别看了快去?。?!”上校催促道。

    刘浪不紧不慢的跟在伊芙后面,耻骨上的增生凸起依然支着帐篷。

    “一会还是叫他们把护裆给你装上吧,不然你这要坚挺到什么时候?”

    “这是骨骼,他会一直这样坚挺。”

    “我不是在问你!真要被你气死了。”

    刘浪发觉伊芙不但气质变了,说话的方式也变了,火星人说话是直来直去的,而她现在有点拐弯抹角。

    “你想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伊芙在路上问刘浪。

    “孩子还没名字?”

    “你是父亲,取名该取你的姓,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字。”

    “我想想,对了,你那么喜欢地球干脆就叫刘浪地球吧!”

    “地球你个大头鬼,只能把你的姓放前面,不能把你的整个名字放进去。”

    “那叫刘地球?”

    “孩子的名字一般包含着父母对孩子的祝福!刘地球是什么鬼?再想想。”

    “刘球?”

    “算了算了,取名的事情找人问问吧,你的火星脑袋想不出什么好名字。”

    刘浪觉得来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连取名都要这么大费周章,火星人取名自有一套官方的规则,根据每个族裔不同,取父姓,然后在该族裔语言的字库里随机挑选一字为名,他刘浪就是这么来的。现在突然让他这么毫无准备的给一个新生命取名字,他觉得刘浪地球已经很好了。

    相对于石室外的轻松,看孩子的地方可算的上是戒备森严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建筑物也更深邃,如果不是伊芙领着是个很容易迷路的地方。

    “站??!胯下是什么!”卫兵拦住了刘浪,几个机枪塔也在同一时间将枪口瞄准了这边。

    伊芙气的直翻白眼,大吼一声:

    “给他们看?。?!”

    经过层层关卡,再通过一道门就能见到传说中的儿子了,这让刘浪心里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既温暖又紧张,既期待又害怕,他问伊芙:

    “一会见到他我该怎么称呼他。”

    伊芙没好气的回答他:

    “什么怎么称呼他,他是你儿子,你是他爸爸!叫他儿子就行了!”

    “儿子后面加什么称谓呢。儿子先生,还是儿子阁下。”

    “叫儿子殿下?。?!”

    “殿下是称呼皇子的,怎么能用在我儿子身上。”

    “榆木火星人”

    伊芙气的只剩鼻孔出气,并且不再理会刘浪了。

    虽然刘浪是第一眼见到儿子,但他一眼就知道这是他的孩子,因为偌大的房间也没有第二个孩子,他的皮肤像伊芙一样白里散发着血色,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咿咿呀呀,虽然听不懂但刘浪觉得觉得他是想让他去抱他,刘浪试着用手指触碰婴儿的小手,婴儿红嫩的肤色和末日骑士苍白的皮肤对比鲜明,就在刘浪迟疑时,小家伙一把抓住了刘浪的指尖,他感到一股电流从指尖传到心脏,血液中藏着的羁绊就此建立,从此你为子我为父,你敬我爱我,我保你一生平安。

    正当刘浪和他的儿子心电感应时,一名女子前来催促他们离开,虽然不舍但女子安慰过几天就可以带回家看了。

    “他是病了吗?”

    “没有!”回去的路上伊芙显得心事重重。

    “那我们怎么不能现在就带他回去?”

    “他要为圣皇献祭!”

    “什么?!他才那么??!不然我替他去吧!”

    “献祭只能是原生的地球人,圣皇需要最纯净的基因,他不会有事的,只是抽点血罢了,又不是要吃了他。”

    “可他不是我们的孩子吗?怎么能算原生地球人?”

    “他是个例外,本来怀孕中的我在替圣皇献祭,但发现圣皇不但手指有了跳动,停止已久的脑部也有了活动,后来查清这并不是我的原因,而是母亲怀孕血管和神经胎儿都有了连接,是他的血唤醒了圣皇。”

    “可他还那么小……”

    “别担心,圣皇不是坏人,那些以他名义行事的人才是。”

    伊芙拭去眼角的泪水,安慰刘浪。刘浪生平第一次在圣皇和另一个人中间摇摆,他所战胜的所有对手,击败的所有敌人,处决的所有犯人都是以圣皇的名义,甚至他自己就是以圣皇的名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但现在,一边是从小耳濡目染的天神,一边是自己的血脉,把血脉献祭给天神这种事他还是做不到。

    “不行,我要去把他要回来。”

    说罢,刘浪掉头向着刚去的地方飞奔,他能听见伊芙的呼喊,但声音越来越小。

    “刘浪,你要干什么?”

    一个灰袍女子挡在刘浪和婴儿房之间,身后是几个被打倒的卫兵。

    “丽莎修女,我要带走我的儿子。”

    “放肆!你的儿子是属于圣皇的。”

    刘浪听到圣皇的名讳心中又泛起了波澜,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他对圣皇如真神般敬畏。这种敬畏可谓连绵不绝,但此时他却说不出任何冠冕堂皇的演讲,他就是要带走他的儿子。

    “但,我就是要带走他。”

    “那把你的命留下吧!”

    说罢,丽莎双手平展,以右脚为支点,左脚点地,指尖发出的风压扰乱了房间里空气的流动,形成一道道乱流,不知不觉刘浪的腿上、脸上、胸前都多了几道极细的血线。

    “丽莎,停手。”

    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作乱的狂风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丽莎身后的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两位战斗修女,房间中间坐着一位身着金色战甲的老人,战甲光滑古朴,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老人右手按着佩剑,左手抱着的正是刘浪的新生婴儿,他的身后站着一位衣着华丽,容貌美艳的女子。丽莎修女躬身退至一边,举止极尽恭敬,低声喝道:

    “圣皇座前,还不下跪!”

    刘浪看着老人手中的婴儿发呆,被丽莎这一暗喝乖乖的跪在原地,一部分是因为老者骇人听闻的身份,也有几分是迫于丽莎的气势,不过待到跪定再回味丽莎的话语,刘浪惊恐万分,恨不得五体投地,身上颤栗。

    “丽莎你那么凶干什么。”老者慈眉善目,而且眼力似乎不济,于是招呼刘浪靠近说话。

    “你走近点,让我看看。”

    “陛下!此人专门受训杀人,请陛下与他保持三步之距,以便我等随时铲除。”

    丽莎修女向前一步,单膝跪在圣皇的座前。

    “你们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啊,现在的人都是这样说话的吗?还有你们叫我圣皇,我什么时候称的帝。”

    “陛下,我等……”

    “你等、你等、你等!你等等吧,会不会说话了,你等不要分辩了,快快让此人往前两步!”

    刘浪往前两步,双膝跪地身体匍匐。

    “禀陛下,小人……”

    “你这个人搞咩呀!都让你们不要这样说话了还非要这么说话。我刚醒来想吃碗云吞面,你们给我吃的那是什么玩意!还有,我这套衣服你们就真的给我穿了700年?你们就没啥更好的衣服了?”

    刘浪虽然脸朝地趴着,内心却涌起巨大的冲动,此时儿子就在圣皇手中抱着,他只要愿意,丽莎和另外两个修女也未必能在他的速度之前出手阻止,思量中,圣皇逗弄着怀中婴儿的脸蛋,婴儿也似乎对圣皇有着莫大的信任,在老人的怀里咯咯笑着。

    虽然刘浪从不知道该如何逗弄婴儿,也没有见过类似的情景,但直觉上他觉得孩子在圣皇手里并不会受到伤害。

    “圣皇,该用圣餐了。”圣皇身后的美艳女子附身趴在圣皇耳边。

    刘浪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人工心脏本可以靠意志控制跳动的频率,但此时刘浪无法抑制它的狂跳,圣餐,难道这是要吃了他吗?

    “别叫我圣皇,我叫王大力,你们可以叫我王博士,可以叫我博士,或者叫我大力我也不介意,但最好还是叫我王博士,别圣皇圣皇的,听着别扭。”

    “遵命,圣皇陛下。”

    圣皇对身边的人无可奈何了,他神情严肃的转向刘浪:

    你以为我会吃了你儿子对吗?

    刘浪不知如何回答,如果是圣皇让他立时死去,他也绝对不多贪恋一口呼吸,但此时一个初次蒙面的小生命却让他内心如此不能平静,他开始怀疑自己信仰的纯净,但又不能放着儿子不管。

    就在刘浪天人交战时,另一个战斗修女端来一个托盘,刘浪不敢去看托盘的内容,生怕看到里面的器具他会暴起伤人,但现在他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时机,此时4位战斗修女侍奉在圣皇周围,那位美艳女子看上去更是深不可测,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机会了。

    圣皇从托盘中拿出一根棉签,然后在婴儿嘴里刮扫,婴儿因为不适,发出啼哭,小腿乱蹬,小手乱摆,几个战斗修女包括那名美艳女子都面无表情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唯独圣皇一边刮一边还嘟囔着:

    “哦哦哦,宝宝乖,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整个过程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圣皇将沾满婴儿唾液和口腔内膜的棉签含在嘴里,闭着眼睛像是在享受着里面的无尽滋味。刘浪无法理解眼前看到的一切,一半是来自于过去意识形态的碰撞,另一半是因为真的无法理解。

    “这几百年你们是怎么看待我的?”

    圣皇结束了他享受的表情,但棉签还被他饶有趣味的含在嘴里,感觉他比之前还要更矍铄了一点。

    “您是神,创造了火星文明,是所有火星人的圣父。”

    “所以你们就编造了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传说?”

    “这……”刘浪从小就在很浓郁的宗教氛围中长大,对于圣皇他从未怀疑过,但眼前这人却和之前建立起来的影响大相径庭,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也不怪你,神就要有神迹,要有与众不同的神性,一个神要吃喝拉撒是无论如何不能感召他的信徒的。”

    圣皇停顿了一下,撇了撇嘴。

    “我对你们很失望”

    听到这句话,除了已经跪着的刘浪,四位修女和美艳女子齐齐跪下。美艳女子高声说道:

    “触犯天怒,吾等愿已死谢罪。”说完五个人齐刷刷的就要用手刀抹脖子。

    “停?。。。。?!”圣皇大声喝止。

    没想到你们本事变大了,心眼还越来越小了。你们给我把手放下去,别再让我看到你们动不动要死要活的,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是,我等定当恪守圣训。”

    “小兄弟你站起来,我一生都在进行基因研究,却还是没有把女人动不动寻死觅活的毛病改过来,所以我一生未婚,但莫名其妙多了这么多女儿,你就好了是个儿子,来,抱着。

    修女们走后,圣皇王大力和刘浪拉起了家常,他让刘浪把儿子抱着,而他就像个爷爷一样看着刘浪怀里的婴儿。

    “您也有儿子??!皇太子他……”

    “不要提他!”从见面就一直满面春风的圣皇,突然满脸憎恶之色。

    “我看见你,就觉得难过,都是他害了你们。”

    老人目光空灵似乎回到了旧日的时光。

    “还是女儿好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离你还差一个筋斗云!因为你认为讨饭也是劳动,偷懒也要动脑筋…… 2019-07-13
  • 广州一公司涉嫌非法倾倒污泥被生态环境部通报 2019-07-13
  • 日本央行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 2019-07-02
  • 希望在线教育公益平台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案例奖 2019-06-23
  • 2018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俄罗斯队获胜 2019-06-23
  • 灵璧县:构建诉调对接新模式 2019-06-21
  • 亚冠-恒大2-2战平权健 高拉特双响帕托建功恒大遭淘汰 2019-06-21
  • Limelight少女团 理科女的舞蹈 2019-06-18
  • 世界杯禁止咬人真的是雷人规则吗? 2019-06-16
  • 中国婴儿奶粉创新崛起与转型升级高峰论坛嘉宾 2019-06-13
  • 解析汽车空调异味漏氟根源 维护需注意这些方面 2019-06-13
  • 国信安全宁夏中心揭牌运营 宁夏网络安全迎来哪些利好? 2019-06-10
  • 首页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06
  • 网友诉公交车“冒黑烟”上路 当地:立刻检测维修 2019-06-05
  • 国元集团举办2018年度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 2019-06-04
  • pt电子游戏 3d组三中奖规则 街机电玩捕鱼手机版 黑白小姐演唱会 湖北11选5中奖规则图片 今晚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1分快3计划微信群 全民突击游客模式下载 湖南彩票大奖排行 武则天简介 都灵切沃直播 科隆vs汉诺威96 银色雌狮4x走势图 选号 手机东北麻将安卓版 双色球篮球奇偶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