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离你还差一个筋斗云!因为你认为讨饭也是劳动,偷懒也要动脑筋…… 2019-07-13
  • 广州一公司涉嫌非法倾倒污泥被生态环境部通报 2019-07-13
  • 日本央行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 2019-07-02
  • 希望在线教育公益平台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案例奖 2019-06-23
  • 2018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俄罗斯队获胜 2019-06-23
  • 灵璧县:构建诉调对接新模式 2019-06-21
  • 亚冠-恒大2-2战平权健 高拉特双响帕托建功恒大遭淘汰 2019-06-21
  • Limelight少女团 理科女的舞蹈 2019-06-18
  • 世界杯禁止咬人真的是雷人规则吗? 2019-06-16
  • 中国婴儿奶粉创新崛起与转型升级高峰论坛嘉宾 2019-06-13
  • 解析汽车空调异味漏氟根源 维护需注意这些方面 2019-06-13
  • 国信安全宁夏中心揭牌运营 宁夏网络安全迎来哪些利好? 2019-06-10
  • 首页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06
  • 网友诉公交车“冒黑烟”上路 当地:立刻检测维修 2019-06-05
  • 国元集团举办2018年度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 2019-06-04
  • 2019-03-17 09:16:07

    “姑爷,您可得记着,今日借了俺一两银子呢。”

    “姑爷,俺不想入股,俺就想要一两银子。”

    “姑爷…”

    一路上,熊二对他那一两银子可以说是念念不忘,把陈宣的耳朵根子都要念起茧子来了。

    陈宣决定,等他挖到了第一桶金,别说一两银子了,起码得还熊二十两银子,让他好好开开眼,本姑爷是那种借钱不还的人么。

    庆平县的大街小巷,陈宣在熊二的带领下来来回回走了三遍,其中凡是在牌匾上刻了一朵桃花的,都是秦家的产业,当然也是他陈宣的产业,不多不少,大概也就占了几条街吧。

    最后陈宣和熊二站在河边,在河的那头则是庆平县的画舫花楼,此刻夜深渐深,画舫花楼那边已经灯火点点,娇俏娘子揽客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

    “还是这里安静啊。”

    陈宣叹了口气,看着他面前那空荡荡河面,眼中满是憧憬之色。

    熊二被凉风一吹,瞥了一眼陈宣,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么幽怨了,这一两银子多半是拿不回来了,就当爱心捐献吧,毕竟姑爷也是可怜人啊,明明想去那边的画舫花楼,却只能站在这里喝风。

    “姑爷,天晚了,俺们回去吧。”

    “熊二哥,你说要是在这里修上一座水楼,再添上几盏花灯,让那些个娇俏娘子来这弹弹琵琶吹吹萧,是不是别有一番景致啊。”

    “姑爷,您若是想去便去吧,都说你们这些读书人都是风流才子,人不风流枉少年,俺不会告诉大小姐和老爷的。”

    “庸俗。”

    陈宣啐了一口,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熊二,我和你说这么高雅的志趣,你竟然和我说那些东西,我陈宣是这样的人么。

    “俗不可耐!”

    陈宣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和熊二说这种高雅的话题了,两人一前一后回到秦家府宅中,陈宣回了自己的厢房,熊二则是径直去了大堂。

    秦有财自顾自的抿着小酒,秦夭夭坐在一旁,熊二刚一进来,就躬身喊道。

    “熊二见过老爷,见过大小姐。”

    “熊二回来了啊,来,坐。”

    “熊二不敢。”

    “让你坐你就坐,给老爷和大小姐好好说说,今天你跟着我们的姑爷去外面做了什么,看了什么,吃了什么。”

    熊二在秦有财的注视之下,扭捏得像个小媳妇一样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珍馐美味,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哝”一声,说道。

    “回禀老爷,小的今日跟着姑爷去外面转了一圈,还找小的借了一两银子买了一本《桃花策》,还去看了看街尾的乞丐,和他们聊了一阵,说了些什么梦想啊,什么组织啊,什么规模的。”

    “最后姑爷还带小的去了一趟花河边上。”

    “什么?!”

    秦有财一听这话,猛的一拍桌子,脸上满是怒气,眼中却是喜色连连。

    “夭夭,你听到了,我们的姑爷可是耐不住寂寞啊,这么急着去花河解闷了。熊二啊,你给大小姐好好说说,今天我们姑爷叫了哪几个姑娘啊,是不是相谈甚欢啊。”

    “老,老爷。”

    熊二吞吞吐吐的不作声,秦有财不高兴了,说道。

    “放心说,老爷相信你,你虽然跟着姑爷,但是你得记住,可是本老爷给你发的银子。”

    “是,可是姑爷没有叫姑娘。”

    “那是他没银子。”

    “不是,小的是说姑爷虽然去了花河,但没去那些地方,只是在另外一头站了半晌。”

    至于叶云后面说的那些话,熊二只字没提,什么建水楼,放花灯,请姑娘过来唱曲弹琴的,那都是姑爷在做梦呢,这得花多少银子啊,哪怕姑爷有银子,他也不敢啊,他就不怕大小姐把他腿打断么。

    “他没去青楼?!”

    “没去。”

    “他就站在花河边上喝了半天风。”

    “差不多吧,姑爷还说很清新呢,大口大口的吸了好几口呢。”

    秦有财脸都黑了,这个家伙肯定是没银子,不然的话他去花河边上喝风干嘛,改日得多给熊二几两银子,对自家姑爷,不能太小气嘛。

    秦夭夭娇嗔的看了一眼自家老爹,方才还有些冷冰冰的面颊上已经浮上了一抹笑意,转而又有些自责,对着秦有财说道。

    “爹爹,夭夭竟然忘了,相公今日怕是还没有用膳呢,夭夭这个做娘子的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女儿这就去给相公赔罪。”

    ……

    ……

    “这就是什么家国情怀的旷世之恋,这个就值一两银子!”

    厢房之中,陈宣将手中的《桃花策》随手朝着门口一丢,正好落到了进门的小婵和秦夭夭的脚下。

    “姑爷,你怎么了,姑爷是不是也觉得这《桃花策》写得太好了,那个薄情郎为了报效朝廷竟然丢下娘子,实在是太可恶了。”

    小婵将《桃花策》从地上捡起,提起这书中的主角,恨的咬牙切齿,但眼圈却是红红的,像是极为伤心一样。

    陈宣看着小婵这样子,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望向一旁的秦夭夭,暗自庆幸还是自家娘子的志趣高雅啊,没有被这种垃圾酸文腐蚀。

    “小婵,这《桃花策》写的一塌糊涂,狗屁不通,这样的东西竟然能风靡一时,要卖一两银子,实乃我陈国之不幸啊。”

    “相公,切勿胡说,《桃花策》乃是我庆平县才子李明远所著,他在庆平县读书人中呼声极高,省得落人口实。”

    秦夭夭对着陈宣微微一福,示意门外的婢女将酒菜端了进来,自己则是坐在陈宣的对面,心中想着文人相轻,大概如此吧。

    “相公还未用膳吧,听说今日相公找熊二哥借了一两银子,都是奴家的不是,在这里给相公赔罪了。”

    陈宣看着面前的五菜一汤,有荤有素,卖相倒是不错,不过动了动筷子,这味道确实是有些不敢恭维啊。

    “相公可是不合口味,不妨告诉奴家。”

    陈宣摇了摇头,说道。

    “娘子不用自责,只是少了些许家乡的味道。”

    听到这一声娘子,秦夭夭面染红霞,想要纠正陈宣的叫法,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只好说道。

    “相公想起家乡在何处了么。”

    “没有。”

    陈宣赶紧摇头。

    “只是,只是冥冥之中有些感觉罢了,娘子日夜忙碌,我这吃食不妨交给我吧,我自己去厨房做。”

    “相公还会做饭。”

    秦夭夭有些惊讶的看着陈宣,看得他都不好意思了。

    “不会,但是我可以学啊。”

    说到这里,秦夭夭又自责了,定然是相公不喜欢这口味,又怕麻烦厨娘,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相公,你是读书人,这些事情不妨交给厨娘去做就行了,相公若是平日无事,可以去爹爹的书房,里面有不少藏书,文房四宝的若是缺了什么可以告诉小婵,相公安心看书便是,日后也好考取功名。”

    又是功名。

    陈宣听到这两个字都有些头大了,他上辈子被题海折磨了十多年,这辈子终于摆脱苦海了,绝对不能走上这条不归路啊。

    不过陈国的国情便是如此,读书人地位很高,真正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何况他还是个书生呢。

    陈宣是不会去考功名的,不过有免费的文房四宝,不用白不用,拱手说道。

    “多谢娘子。”

    “这是奴家的分内之事,相公不必道谢。”

    秦夭夭的脸越来越红了,坐了片刻之后便起身说道。

    “相公,奴家还有别的事情,这就告辞了,小婵先留在这里,相公若是有什么需要,告诉小婵便是。”

    “奴家,多谢相公了。”

    秦夭夭起身,迈着莲步,扭着蛮腰消失在陈宣的视线中。

    这样的女人,果然是人间尤物啊,知书达理,温婉可人,一颦一笑都勾魂夺魄,他陈宣若是此生负了这样的女子,当真是该天打五雷轰啊。

    “姑爷,小姐已经走了。”

    “嗯。”

    “姑爷,你怎么流口水了。”

    “嗯。”

    “姑爷,你想到三个月怎么赚一万两银子了么。”

    “啊。”

    陈宣听到这话,顿时惊醒,赶紧抹了一把嘴边,目光望向紧紧攥着《桃花策》的小婵,叩了叩桌面,说道。

    “小婵,姑爷给你讲个故事,保证比这《桃花策》好看。”

    “真的么。”

    小婵满脸期待的看着陈宣,转而又微微蹙着眉,似乎有些不信,《桃花策》可是李明远李公子写的,莫非少爷比李公子还要厉害么。

    可如果姑爷真的这么厉害的话,怎么可能饿晕在街头呢,那些小叫花还说姑爷是读书读傻了,姑爷肯定是骗她的。

    陈宣看着小婵这不信的小眼神,虎躯一震,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婵,你可听说过一只猴子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湖捉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斩妖除魔,无所不能么。”

    “姑爷骗人,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猴子。”

    “有!”

    陈宣一下子站了起来,此刻他的眼中满是火热之色,掷地有声的说道。

    “他叫——齐天大圣!”

    11选5稳中两个算法:第六章:有那么一只猴儿

    青海快3 www.afjg.net “姑爷,您可得记着,今日借了俺一两银子呢。”

    “姑爷,俺不想入股,俺就想要一两银子。”

    “姑爷…”

    一路上,熊二对他那一两银子可以说是念念不忘,把陈宣的耳朵根子都要念起茧子来了。

    陈宣决定,等他挖到了第一桶金,别说一两银子了,起码得还熊二十两银子,让他好好开开眼,本姑爷是那种借钱不还的人么。

    庆平县的大街小巷,陈宣在熊二的带领下来来回回走了三遍,其中凡是在牌匾上刻了一朵桃花的,都是秦家的产业,当然也是他陈宣的产业,不多不少,大概也就占了几条街吧。

    最后陈宣和熊二站在河边,在河的那头则是庆平县的画舫花楼,此刻夜深渐深,画舫花楼那边已经灯火点点,娇俏娘子揽客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

    “还是这里安静啊。”

    陈宣叹了口气,看着他面前那空荡荡河面,眼中满是憧憬之色。

    熊二被凉风一吹,瞥了一眼陈宣,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么幽怨了,这一两银子多半是拿不回来了,就当爱心捐献吧,毕竟姑爷也是可怜人啊,明明想去那边的画舫花楼,却只能站在这里喝风。

    “姑爷,天晚了,俺们回去吧。”

    “熊二哥,你说要是在这里修上一座水楼,再添上几盏花灯,让那些个娇俏娘子来这弹弹琵琶吹吹萧,是不是别有一番景致啊。”

    “姑爷,您若是想去便去吧,都说你们这些读书人都是风流才子,人不风流枉少年,俺不会告诉大小姐和老爷的。”

    “庸俗。”

    陈宣啐了一口,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熊二,我和你说这么高雅的志趣,你竟然和我说那些东西,我陈宣是这样的人么。

    “俗不可耐!”

    陈宣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和熊二说这种高雅的话题了,两人一前一后回到秦家府宅中,陈宣回了自己的厢房,熊二则是径直去了大堂。

    秦有财自顾自的抿着小酒,秦夭夭坐在一旁,熊二刚一进来,就躬身喊道。

    “熊二见过老爷,见过大小姐。”

    “熊二回来了啊,来,坐。”

    “熊二不敢。”

    “让你坐你就坐,给老爷和大小姐好好说说,今天你跟着我们的姑爷去外面做了什么,看了什么,吃了什么。”

    熊二在秦有财的注视之下,扭捏得像个小媳妇一样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珍馐美味,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哝”一声,说道。

    “回禀老爷,小的今日跟着姑爷去外面转了一圈,还找小的借了一两银子买了一本《桃花策》,还去看了看街尾的乞丐,和他们聊了一阵,说了些什么梦想啊,什么组织啊,什么规模的。”

    “最后姑爷还带小的去了一趟花河边上。”

    “什么?!”

    秦有财一听这话,猛的一拍桌子,脸上满是怒气,眼中却是喜色连连。

    “夭夭,你听到了,我们的姑爷可是耐不住寂寞啊,这么急着去花河解闷了。熊二啊,你给大小姐好好说说,今天我们姑爷叫了哪几个姑娘啊,是不是相谈甚欢啊。”

    “老,老爷。”

    熊二吞吞吐吐的不作声,秦有财不高兴了,说道。

    “放心说,老爷相信你,你虽然跟着姑爷,但是你得记住,可是本老爷给你发的银子。”

    “是,可是姑爷没有叫姑娘。”

    “那是他没银子。”

    “不是,小的是说姑爷虽然去了花河,但没去那些地方,只是在另外一头站了半晌。”

    至于叶云后面说的那些话,熊二只字没提,什么建水楼,放花灯,请姑娘过来唱曲弹琴的,那都是姑爷在做梦呢,这得花多少银子啊,哪怕姑爷有银子,他也不敢啊,他就不怕大小姐把他腿打断么。

    “他没去青楼?!”

    “没去。”

    “他就站在花河边上喝了半天风。”

    “差不多吧,姑爷还说很清新呢,大口大口的吸了好几口呢。”

    秦有财脸都黑了,这个家伙肯定是没银子,不然的话他去花河边上喝风干嘛,改日得多给熊二几两银子,对自家姑爷,不能太小气嘛。

    秦夭夭娇嗔的看了一眼自家老爹,方才还有些冷冰冰的面颊上已经浮上了一抹笑意,转而又有些自责,对着秦有财说道。

    “爹爹,夭夭竟然忘了,相公今日怕是还没有用膳呢,夭夭这个做娘子的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女儿这就去给相公赔罪。”

    ……

    ……

    “这就是什么家国情怀的旷世之恋,这个就值一两银子!”

    厢房之中,陈宣将手中的《桃花策》随手朝着门口一丢,正好落到了进门的小婵和秦夭夭的脚下。

    “姑爷,你怎么了,姑爷是不是也觉得这《桃花策》写得太好了,那个薄情郎为了报效朝廷竟然丢下娘子,实在是太可恶了。”

    小婵将《桃花策》从地上捡起,提起这书中的主角,恨的咬牙切齿,但眼圈却是红红的,像是极为伤心一样。

    陈宣看着小婵这样子,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望向一旁的秦夭夭,暗自庆幸还是自家娘子的志趣高雅啊,没有被这种垃圾酸文腐蚀。

    “小婵,这《桃花策》写的一塌糊涂,狗屁不通,这样的东西竟然能风靡一时,要卖一两银子,实乃我陈国之不幸啊。”

    “相公,切勿胡说,《桃花策》乃是我庆平县才子李明远所著,他在庆平县读书人中呼声极高,省得落人口实。”

    秦夭夭对着陈宣微微一福,示意门外的婢女将酒菜端了进来,自己则是坐在陈宣的对面,心中想着文人相轻,大概如此吧。

    “相公还未用膳吧,听说今日相公找熊二哥借了一两银子,都是奴家的不是,在这里给相公赔罪了。”

    陈宣看着面前的五菜一汤,有荤有素,卖相倒是不错,不过动了动筷子,这味道确实是有些不敢恭维啊。

    “相公可是不合口味,不妨告诉奴家。”

    陈宣摇了摇头,说道。

    “娘子不用自责,只是少了些许家乡的味道。”

    听到这一声娘子,秦夭夭面染红霞,想要纠正陈宣的叫法,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只好说道。

    “相公想起家乡在何处了么。”

    “没有。”

    陈宣赶紧摇头。

    “只是,只是冥冥之中有些感觉罢了,娘子日夜忙碌,我这吃食不妨交给我吧,我自己去厨房做。”

    “相公还会做饭。”

    秦夭夭有些惊讶的看着陈宣,看得他都不好意思了。

    “不会,但是我可以学啊。”

    说到这里,秦夭夭又自责了,定然是相公不喜欢这口味,又怕麻烦厨娘,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相公,你是读书人,这些事情不妨交给厨娘去做就行了,相公若是平日无事,可以去爹爹的书房,里面有不少藏书,文房四宝的若是缺了什么可以告诉小婵,相公安心看书便是,日后也好考取功名。”

    又是功名。

    陈宣听到这两个字都有些头大了,他上辈子被题海折磨了十多年,这辈子终于摆脱苦海了,绝对不能走上这条不归路啊。

    不过陈国的国情便是如此,读书人地位很高,真正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何况他还是个书生呢。

    陈宣是不会去考功名的,不过有免费的文房四宝,不用白不用,拱手说道。

    “多谢娘子。”

    “这是奴家的分内之事,相公不必道谢。”

    秦夭夭的脸越来越红了,坐了片刻之后便起身说道。

    “相公,奴家还有别的事情,这就告辞了,小婵先留在这里,相公若是有什么需要,告诉小婵便是。”

    “奴家,多谢相公了。”

    秦夭夭起身,迈着莲步,扭着蛮腰消失在陈宣的视线中。

    这样的女人,果然是人间尤物啊,知书达理,温婉可人,一颦一笑都勾魂夺魄,他陈宣若是此生负了这样的女子,当真是该天打五雷轰啊。

    “姑爷,小姐已经走了。”

    “嗯。”

    “姑爷,你怎么流口水了。”

    “嗯。”

    “姑爷,你想到三个月怎么赚一万两银子了么。”

    “啊。”

    陈宣听到这话,顿时惊醒,赶紧抹了一把嘴边,目光望向紧紧攥着《桃花策》的小婵,叩了叩桌面,说道。

    “小婵,姑爷给你讲个故事,保证比这《桃花策》好看。”

    “真的么。”

    小婵满脸期待的看着陈宣,转而又微微蹙着眉,似乎有些不信,《桃花策》可是李明远李公子写的,莫非少爷比李公子还要厉害么。

    可如果姑爷真的这么厉害的话,怎么可能饿晕在街头呢,那些小叫花还说姑爷是读书读傻了,姑爷肯定是骗她的。

    陈宣看着小婵这不信的小眼神,虎躯一震,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婵,你可听说过一只猴子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湖捉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斩妖除魔,无所不能么。”

    “姑爷骗人,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猴子。”

    “有!”

    陈宣一下子站了起来,此刻他的眼中满是火热之色,掷地有声的说道。

    “他叫——齐天大圣!”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 回复@了不起重上井冈山2:离你还差一个筋斗云!因为你认为讨饭也是劳动,偷懒也要动脑筋…… 2019-07-13
  • 广州一公司涉嫌非法倾倒污泥被生态环境部通报 2019-07-13
  • 日本央行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 2019-07-02
  • 希望在线教育公益平台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案例奖 2019-06-23
  • 2018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俄罗斯队获胜 2019-06-23
  • 灵璧县:构建诉调对接新模式 2019-06-21
  • 亚冠-恒大2-2战平权健 高拉特双响帕托建功恒大遭淘汰 2019-06-21
  • Limelight少女团 理科女的舞蹈 2019-06-18
  • 世界杯禁止咬人真的是雷人规则吗? 2019-06-16
  • 中国婴儿奶粉创新崛起与转型升级高峰论坛嘉宾 2019-06-13
  • 解析汽车空调异味漏氟根源 维护需注意这些方面 2019-06-13
  • 国信安全宁夏中心揭牌运营 宁夏网络安全迎来哪些利好? 2019-06-10
  • 首页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06
  • 网友诉公交车“冒黑烟”上路 当地:立刻检测维修 2019-06-05
  • 国元集团举办2018年度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 2019-06-04
  • 勇士vs火箭谁厉害 伯恩利英语怎么样 百人牛牛d 手游棋牌外挂 派彩吉林快3电子走势图 福彩3d跨度遗漏走势图 欢乐球吃球复制链接带点 魔兽世界3.22单机版 体彩p3专家预测号 4399天天飞车刷分 12月20天天飞车刷金币 急冻钻石?送彩金 好运快3代玩手犯法吗 赛马会一码三中三 王中王特码官方网 体彩20选5开奖公告